116文學 > 庶女無敵:擋我者跪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兇多吉少

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兇多吉少

    謝輕謠進去之后,幾乎沒有任何的停留,隨便抓起幾本書就朝著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“謝輕謠,別胡鬧了!快跟我出去!”寧逸言抓著謝輕謠的手登時就朝外走,可是在拉扯的途中,謝輕謠手中的書又是掉了幾本。

    謝輕謠顧不得撿,直接甩開寧逸言的手,朝門口跑去,將那些個書籍盡數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連幾次下來,謝輕謠已是扔了不少的書。

    因著謝輕謠和寧逸言的舉動,圍觀的眾人也紛紛效仿沖進火場救那些書籍,不多時就已是救出來了不少的書。

    但是一樓的書,大多是四書五經的修注,大多數閨秀學子對于這些東西大多還是熟悉的。

    可三樓的孤品卻不一樣,這是整個書院的精華所在,若是損失,足足有幾百萬兩之多,而且各個都是孤品,絕對找不到第二件。

    謝輕謠這一次拿了書出來之后,就未曾再進去。

    寧逸言看到這里,還以為謝輕謠終于想通了,連忙跟了出來。

    謝輕謠出來后,直接掏出了腰間的鳳翎,甩向二樓的欄桿再一用力,整個人已是到了二樓,再一翻身,瞬間就到了三樓。

    寧逸言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只恨自己不會武功,任由謝輕謠在這里“為非作歹”,絲毫不拿自己的命當回事。

    方院士此刻已是趕到了藏書閣的門口,看著眼前如同鬧劇的一幕,心中怒氣更甚,每一次碰上了謝輕謠總沒有好事。

    三樓的火勢比一樓的迅猛多了, 謝輕謠剛一進去,周身的高溫幾乎是一瞬就將她衣服給烤干,不過謝輕謠顧不得那么多,她只想將這些個珍寶孤品保存下來,哪怕只是盡一點點力。

    謝輕謠將那些個還未被徹底燒毀的卷軸,字畫一一扔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趕到的時候,眾人都提著水桶在給藏書閣滅火,可是南宮承煜四下尋找,根本就沒有瞧見謝輕謠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知道這段時間以來,謝輕謠奉了命令在整改藏書閣,正好今夜他查到了那些個刺客的底細,特意來找謝輕謠說,想早點告訴謝輕謠這個消息。

    可是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謝輕謠卻是融身于一片火海之中。

    “謝輕謠呢!”南宮承煜隨意的拉了一個人,厲聲問起謝輕謠的消息,整個人更是帶了一股子戾氣。

    只是所有人都不說話,只是看著一地的書籍。

    “世子,你怎么來了?”方院士也是發現了南宮承煜的到來,連忙開口道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看著眾人的反應,就知道謝輕謠還呆在藏書閣內,抬頭一看,三樓的欄桿處,還堆積著一些白色的字畫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猛地心驚了一下,難道謝輕謠現在還在火海里面?

    “火勢太大了,不能再進去救書了!比巳褐杏腥丝粗饾u變大的火勢,連忙開口勸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原本因著謝輕謠的緣故,大家也都跟著謝輕謠一起救火,一樓的火勢起初并不是很大,大家因著謝輕謠的緣故,一半在外救火,剩下的都是進去救書。

    而謝輕謠只身一人上了三樓,但是二樓火勢宏大,從一樓的樓梯根本就無法上樓,而她們又不會武功,自然不能像謝輕謠一樣,從外面進入三樓。

    只能趕緊救火,才算是幫謝輕謠一把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直接一個閃身,身形一轉就飛上了三樓,動作行云流水,很快就已經到了三樓欄桿處。

    “世子!”方院士連忙高喊了一聲,只是也攔不住南宮承煜的腳步。

    這下可好,先去了一個謝輕謠,現在就連武安侯世子都已經進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世子要是出了什么事,這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藏書閣外已是聚集了越來越多人,紛紛提著水桶來救火。

    謝輕謠原本是可以出去的,可是就在她取畫的時候,三樓的火勢卻是突然迅猛了起來,其中一個燒的比較大的書柜徑直就倒了下來,上面還帶著火焰,阻擋住了謝輕謠的去路。

    她看著火焰遍布到了四處,書柜上所有的字畫都已是燒了起來,濃煙遍布,謝輕謠縱使是捂住口鼻,可是呼吸還是十分的困難。

    原本她是想再救一些書,再救一些書就出去,可是她沒有料想到火場的變故竟然會是這么大。

    此次著實是她貪心了,底下的人根本上不來三樓,看來這一次她是兇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冷靜,冷靜,她要想辦法。

    謝輕謠并沒有放棄,這幾日因著她對藏書閣的整改,對于藏書閣的布局無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藏書閣是典型的四方型房屋,兩側都有出口,有前門和后門,之前她就是用后門也就是西側的門進入的藏書閣內院,藏書閣幾樓的布局本就是相同的,只是二三樓的門窗不常開,這才被眾人給忽略了。

    謝輕謠想到便做了起來,手里還拿著不多的字畫,重新尋找起了出路。

    既然這兩側的門窗是對應著的,她從東側進來,自然正對著就是西側的大門。

    幸好內里的火勢不是太大,謝輕謠低著頭,蹲坐在地上,一步一步慢慢的朝前略了過去。

    屋頂之上的火舌蔓延,四桌皆是啪啪的巨響,無數的書柜相繼倒下。

    熱,沖天的熱浪席卷了謝輕謠的周身。

    不多時,謝輕謠總算是走到了門口,只是西側的門口是常關著的,謝輕謠用力推了一下,意料之中沒有推開。

    她只得拿起手中的卷軸狠狠的撞向了門,門只是略有松動,并未打開。謝輕謠不得已又是拿著卷軸撞向了窗口,窗口的封閉沒有門那么嚴重。

    只是幾次下來,謝輕謠的力氣用完了,呼吸也是變的越發的沉重起來,屋內的濃煙更甚,謝輕謠感覺自己幾乎都要呼吸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謝輕謠!”

    只是就在這時,謝輕謠卻是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!”謝輕謠只來得及回應一句,瞬間就咳嗽不止,她只得又用袖子將口鼻捂住,不敢再說話,只是拿著身側的卷軸不住的敲擊,發出陣陣的聲音,吸引來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謝輕謠的聲音雖然微弱,但是南宮承煜還是聽見了。

    他剛剛進來就看到了內里散落著的書籍字畫,還有已經倒下來燃燒著的書柜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心知是這個燃燒著書柜是阻擋謝輕謠出來的物件,只是或許用水可以將這個書柜短暫性的澆滅,但是謝輕謠等不了那么久,她已經在內里待了許久,再這樣縱使是火焰燒不死她,內里的濃煙也會讓她

    窒息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知道自己一刻也等不了,他看了看書柜,又看了看屋頂,徑直踩在了書架的邊緣,一躍而起,再一翻身瞬間就到了書柜的另一處。

    雖說南宮承煜的動作十分迅速,但衣角也被火勢點燃,火苗迅速上升,南宮承煜不假思索的直接將衣服的外袍脫了下來,徑直丟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剛一過來,身子一歪,發現剛剛過來的后方房頂柱子塌了下來,書柜上的火苗越發兇猛,直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敢再看,連忙在里面尋找起了謝輕謠。

    不一會就找到了癱坐在窗戶跟前的謝輕謠,謝輕謠看著熟悉的身影離她越發的近了,心中的緊張感瞬間消失,感覺無比的安心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連忙走上前抱起了謝輕謠,只一腳就將緊閉著的大門給踹了開來。

    謝輕謠雖說是在保存體力,但是看著南宮承煜只一招就將她砸了許久的門窗給打開了,還有些驚訝,只是謝輕謠再也沒有多余的力氣,手下一松,卷軸就直接掉落到了地上,沉沉的昏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南宮承煜聽到了聲音,俯身將卷軸撿了起來,兩人直接自三樓飛身而下。

    原本眾人還都在前院滅火,一看到三樓側面的門打開了,連忙高呼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世子她們!”

    “還有謝輕謠!她還活著!

    “她們終于出來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宮承煜下來之后,并未多待,只身帶著謝輕謠直接回了將軍府。

    藏書閣的大火還在燒著,只是眾人也是不住的撲滅當中,終于到了后半夜的時候,藏書閣的這場大火總算是滅了。

    雖然正大的頂柱沒有被毀滅,但也燒毀了不少的典籍,不過幸好有謝輕謠帶領著一眾人等將藏書給抱了出來,書院的虧損也不算是太大。

    霍湘君在人群中冷眼看著這一幕,雖然這一次沒有被謝輕謠給燒死,但是藏書閣也燒毀了,這場罪責謝輕謠是避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哪怕她救書有功,但是這一切她還是要承擔責任,不管如何,謝輕謠這一次永無翻身之地!

    或許皇后娘娘不會治她死罪,但是脫離凰儀書院,褫奪女官品階是怎么也跑不了的,再加上謝輕謠上次在宮內的惹的禍,屢次三番的惹事,想必這樣的人,皇后也不會保她了。

    不過此次,看武安侯世子的模樣,倒是對謝輕謠很是重視,不惜深入火場也要去救她。

    看來當初傳聞中謝輕謠的情郎,極有可能就是南宮承煜!

    這兩人私相授受,居然連她都瞞著,謝輕謠啊謝輕謠,你當真是狡猾萬分。

    謝輕謠自藏書閣暈厥之后,就被南宮承煜帶到了世子府。

    就連許久未見的姜之洋,也是從城外趕來特意給謝輕謠醫治。

    “謝小姐,只是被濃煙嗆住了,并未有太大的事情,想必休息一陣就醒了。只是謝小姐……”姜之洋替謝輕謠把脈之后,很快就得出了結論,只是面上的仍是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“她還有什么病癥,你快些說來!蹦蠈m承煜看著姜之洋遲疑的話,心中更是著急,原本謝輕謠的身子一向還可以,若真是無事,姜之洋何必要如此為難。威信里搜索公眾號: qmfkxs ,關注后有你想看的喲!
湖北快3和值走势 哈灵麻将最新版app 手机炒股app下载 血战到底麻将规则图解 多多乐彩泥有效期 今日证券股票行情 481快赢300期 电玩街机捕鱼彩金版 东北麻将玩法叫什么 国外网赚 棋牌娱乐注册送28